极度敏感

是个真真正正的坏孩子
反正每天我都很开心啦~( ̄▽ ̄~)~

哟嚯,你好啊( ^_^)/

大概是
焦虑

冷漠

偏执

缺爱

智障

渣渣

随便啦,很菜就对了(;一_一)

血戮使

黄昏,一个无论怎么看都是天空最美的时刻。

灵响陶也抱着装有各种‘怎么看都很稀有的石头’的袋子慢慢的向家里走去。他望着被烧红的云,又看着来来往往悠闲的人们。

【唉~】陶也不由得叹了口气。他叹气不为别的,只是羡慕了。

【他们好开心的样子。】陶也微微勾起了嘴角笑了笑。

他很小就被抛弃了,又被很多人收养了,但是,那些收养他的人无一例外的消失了。

当然,这只是字面意思,并不是抛弃,并不是失踪,只是消失了,他们的存在消失了,像是没有存在过。

仅此而已。

他也被称为‘死神’。没有谁敢靠近他。直到他逃到了另一个城市,见到了那家伙。

但是他还记得很清楚收养他的人的相貌、名字、性格、语气。

不得不说,他的记忆里真的很好。

“铃——”奇怪的铃声响起,陶也提了提手中的纸袋,匆忙的拿出手机。

【喂,维里德吗,我正在往家里走,有什么事吗?】

“啊,刚才我看见了一丛狗尾草,我放下纸袋去采摘后,发现纸袋不见了。”一种毫无感情变化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纸袋不是只有普通的石头吗,哪个小偷会看中呢?】

“嗯,其实我这里的石头和你那里长得像普通石头的石头是不一样的。我这里的石头大多都是水晶、玛瑙、木变石、金刚石......等,很容易看上眼”

【你那个停顿很可疑诶。算了,你可以等着警方破案再说】

“不行,石头的重要性暂且不谈,主要是我在途中买了包狗尾草的种子,那个也被偷了。”

【......那好吧,你要去追小偷吗。】

“嗯,所以我会晚一点回来。在途中给我带几根狗尾草。”

【狗尾草的话你自己去摘,你也知道我对杂草有些过敏吧。】

“知道,所以让你去摘。”

【你顺路就去不行吗,你那边的杂草很多诶。】

“好像是。”

【你这个笨蛋天使,我挂了。】

呼。陶也再次叹了口气。

那个被陶也称为笨蛋天使的维里德实际上是收养他的家伙,同时也是一个名义上的天使。

只是名义上。

 

三年前,也就是在陶也拿着上一任养父母的钱到这个小镇时,看见了正在天上飞的维里德。目光被吸引了很久。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他的翅膀和光环实在是太耀眼了。

不久,维里德发现了看呆的陶也。直接收起了翅膀和光环,直接从高空落下到陶也身边。互相盯着对方,直到维里德开口:“你,知道哪里有狗尾草吗?”

陶也自然没有回答,这并不是因为他不熟悉,而是因为他已经看呆了。等到陶也反应过来时,小心的问了一句:“您,是天使吗?”

维里德愣了几秒,轻笑了一声:“居然还有谁叫我天使,姑且是吧。你知道哪里有狗尾草吗?”

“我才来这里,不知道。”

“你父母呢,消失了吗?”

“嗯?”陶也第一次听到对于没有看见父母就说消失家伙,况且他还是一只天使。

诶,等等,为什么人间会有天使,还这么肆无忌惮。

“麻烦了。”维里德一脸不耐烦的抱怨,明明陶也什么都没做,“我不可能收留你,我是为了狗尾草才在这个世界里逗留,而且收留你对我没有任何好处。”

“我可以帮你收集狗尾草,请收留我。”陶也立马抓住了他的袖子,用所谓‘最真诚的眼神’看着他。维里德僵了一阵子,半眯着眼睛思考了一会。“好吧,我收留你。”他挥了挥手,一张白纸凭空出现。

“这件事也算是契约,签名字就行。而且,以后每天采摘狗尾草。”

“要是反悔了怎么办。”陶也费力的浏览了一遍内容,浅浅的笑了笑。

“不可能的,就算是我都没办法违反契约。”维里德根本没有揣测到陶也心里想的什么。陶也也没有再问什么。直接拿起凭空出现的笔,在右下角写下了他的名字——灵响陶也。

“现在你就无条件的保护我了。”陶也一脸得意,这一系列的动作让维里德有些蒙:“不是让你去摘狗尾草为代价吗,没有无条件一说......”

“这纸上没有写这些,只是让你成为我的监护人一类而已。”陶也直接把纸拖到维里德的面前,根本不怕他把纸页销毁。

维里德没有在听陶也多说,用肉眼很难看清的速度伸向了纸。陶也并没有慌,一脸从容和得意。

的确,也根本不用担心。

纸在维里德触碰之后直接消失了。

“这上面写的有,除非双方都一起消失,不然没有办法解除。况且。”陶也再次阴阴笑着:“如果,你没有收留/保护我,你会受到很严酷的惩罚。”

维里德听了这句话后没有吃惊,他也懒得再去想里面的规则,直接拎着陶也向一间不远处的小屋走去:“维里德,以后就这样称呼我,住的地方不能忘记,哪怕我会来找你。”

 

离家只有几分钟的距离了。很快就可以再用狗尾草逗猫似的逗维里德了。

“铃——”再一次,这个奇怪的铃声响起。

【喂,还是维里德吗?】

“恩,没到家的话就帮我买些绷带和酒精。顺便带些狗尾草。”还是那个没有任何感情变化的声音。

【除了最后一个以外我做。你已经找到小偷了吗。】

“找到了,除了小偷还有许多像是同伙的家伙。”呼。后面一声叹气很不容易让人听出来,估计是把手机拿远了点。

【在打架吗,都给你讲了尽量不要打架,还是不听。】

“还没有开始打,应该,不会打架......唔。”后面那一声明显是被打到了。

【喂,那包种子之后我会帮你买,快点回来。】

“并不会打架,只不过被恶心到了。我会尽快回来的。记得买种子。”变了,语气变了,有些明显喜悦。估计是因为棒读听多了,一丁点感情的变化都会被察觉到。

【如果你能在我回家之前打电话给我,我就给你买一包,顺带一提,我还有大概五分钟到。】

“恩,那...马上...来......”不知为什么,维里德哪里变得嘈杂起来。但是还是听得懂。

陶也懒得多想,直接加快脚步走向家里。

还有四分钟路程。

三分钟。

两分钟。

一分钟,正好到了花店。

“哗啦——”雨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陶也只能到花店里避雨。

“铃——”奇怪的铃声又一次响起。

【喂,维里德,你现在在哪里。我在花店。】

“已经在花店啦,那就麻烦你买一包种子。”

【喂,你在哪......】

“嘟嘟嘟——”一阵忙音响起。陶也也没有多问,他懒得多问。

【老板,一包狗尾草种子。】

一分钟后,雨毫无征兆地停了。

陶也快速的跑到家中,看见那个笨蛋天使躺在沙发上,玩着狗尾草。

【回来了,我等你好久了。】维里德用那个特色的‘毫无感情变化’的声音说着。

【多久。】

【一分钟左右。种子买了吗?】

【买了。你的东西呢?】陶也小心的把纸袋放在茶几上。

【放着呢。小偷认为这些没用,就还给我了。】维里德指了指身后的纸袋。

怎么可能。他很想这么说。

但是陶也没有再多问。他懒得多问。

 

【啊,这里新长了一丛狗尾草。】维里德路过小花坛,看见了那毛茸茸的狗尾草,二话不说,直接扔下了纸袋,奔向狗尾草,慢慢的采摘。

当他回过神时,纸袋已经不见了。

【好麻烦。】他掏出了手机,直接打电话给灵响陶也,告诉她自己可能会晚点回来。也就在挂电话自己楞一下神的时候,一个人影吸引了他的注意——那个拿着纸袋子身上带着狗尾草种子清香的家伙飞奔进了小巷。

是他了。

维里德没有直接追过去,而是循着狗尾草的气味慢慢跟了上去。

直到跟在一个小巷里。

【喂,你手上的东西好像很值钱,给我们的话,兴许还能放你一条生路。】一个像是小混混的头头挽着小偷的脖子。小偷颤颤巍巍的样子,根本不成话,直接把纸袋扔给了混混,自己向巷口跑去。混混们也没有拦他,任凭小偷逃亡。

直到在巷口,维里德伸出手把他拦了下来。

【你怎么,想打抱不平吗?】混混的语气带着明显的嘲笑。

【不是,我只是想拿回我的东西。】维里德指了指混混手里的纸袋子,顺便把小偷推向了混混。

这时,他身后不知不觉间出现了几个混混,他们慢慢的向巷子深处走,企图把维里德挤进去。

然而维里德并没有想察觉到他们想法。

他直接向深处走去,靠着墙壁。

【喂,你这包东西现在是我们的没意见吧。你身上还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全部都给我们。】混混一脸狡猾的样子。估计抢了之后还会打一架。

【......只要把种子放下别的都可以给你。】在这种情况下还是从容不迫。继续用没有任何感情变化的特色声音向混混商量。

混混听了这句话后,从纸袋里拿出了那包种子。稍微把弄一下后直接扔在地上。

【这包种子可以给你。】说完,混混在种子上踩了几脚,一脸得瑟:【只不过你能不能出去就是问题了。】

维里德没有理他,反而是拿起了电话,快速的点开灵响陶也的电话,灵响陶也也是极为快速的接了电话。

【喂,你听没听我说话。】混混对于维里德的这一举动有些火了。重来都没有人这样对他。维里德还是不以为然,向前走了几步。

【恩,没到家的话就帮我买些绷带和酒精。顺便带些狗尾草。】维里德说完这句话,混混直接上棍子。

维里德稍微向右边站一点就躲避了他的攻击。【找到了,除了小偷还有许多像是同伙的家伙。】又是一棍,这一次他稍微跳起来了。呼,好险。我可是很讨厌痛的。

【你现在跪下来舔我们的脚,成为我们的狗任我们摆布还有可能不弄死你。】几个混混又是几棍子打去。

【还没有开始打,应该,不会打架......】维里德还没说完,就被一个混混打中了手臂。【唔。】

真恶心。他小小的嘀咕了一句。

混混的攻击还没有结束。

维里德低着的头也高傲的抬了起来,原本血红的眸子变的更为鲜亮。【并没有打架,只不过是被恶心到了。我会尽快回来的。记得买种子。】兴奋,无比的兴奋。维里德笑了起来。

与其说笑还不如说是贪婪的勾起嘴角。

维里德再向前走一步,走到了一个混混面前,慢慢地把手伸向他的头,混混以为只是摸头。本想把维里德的手打掉,也就在这时,维里德突然加速,手用力一推,直接把他和后面的几个人推到了对面的墙壁上。

还好没有不相干的人看见。

【恩,那我马上回来。】语罢,维里德把手机关上,一脸兴奋。【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要站在墙壁边吗?】维里德把手放在头的上方。

混混动摇了,还有些想逃走了——就在那一瞬间。

【在这里就不怕后面有人攻击了。】反手像是勾住了什么似的。混混没有再发神了,再次发起了进攻。维里德向前一个跨步,做出投掷的姿势。

就在扔出去时,他的手上凭空出现了一个光环。但与其说凭空,不如说具象化。

“卡呲——”光环所触碰到的地方都被划开了。

这并不是光环,而是利刃吧。

光环绕了一圈,最后飞回到维里德的头上。混混已经有些恐惧了,但是,还是在向维里德攻击。维里德再次拿下了光环,但是这次他并没有直接扔过去,而是挂在食指慢慢旋转起来。【好像钝了许多。】维里德用着扭曲的脸对着混混。【算了,反正能杀就行了。】恐惧,混混们听见维里德用喜悦的语气说出这句话时唯一的感情。

逃?他们想逃,但是逃不开。

就如同字面意思上的一样,逃不开。

每当他们有逃走的念头,就会有谁在他们的耳边轻轻吐息:“很想干掉他吧,那就拿起你的执着(武器)攻击吧。”那声音并不是那么好听,但是听了就会不自觉地照做。

“唰——”维里德再一次把光环扔了出去,然而这一次,被一个混混接住了。

【没了武器他就没有威胁了,把他弄残还不能解气。】他一脸得意,这让维里德有些想笑。【噗,哈哈哈哈——】居然直接大笑了起来。

【喂,你在笑什么,我们......啊啊啊啊啊!】话没说完,沾血的光环直接飞向了维里德的头顶——把混混的手完美地切了下来。

他再次地拿下了光环,直接当做利刃攻击了。

一刀,两刀,三刀,四刀五刀六刀七八九十……

“刺啦——”几个混混已经被斩开,切碎。

【啊哈哈哈哈哈哈——】已经沾上不少血的维里德再次扭曲的笑了起来。

这时,维里德已经离墙壁有一定程度的距离,后方也聚满了人。他们拿着刀和棍子向维里德攻击时,维里德没有想防备后面,还是一脸扭曲的笑着攻击前方。

“刺啦——”混混再一次被切开,并不是光环,是翅膀——是比刀刃还锋利的翅膀。

【所以,我并没有打架。】维里德斜仰着头,用从扭曲的笑脸上的喜悦语气说出了这句话。

【天使?】一个混混不自觉的说出了这个词。

【只不过是单方面的虐杀而已。】

 

【唔,你不是天使,你不.....】

【我的确是天使,是拯救大家的天使。】

 

太阳已经快落山了,剩下的光照耀在维里德的身上、沾满血的光环和翅膀上、遍布小巷的尸体和墙壁上的鲜血上。

维里德缓缓走向纸袋,捡起里面的一颗透明的石头。

他轻轻向上抛起,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除了石头由于重力落下来。

【好麻烦。】毫无感情变化的声音从几乎没有表情的脸上传出来。

维里德再次向上抛,直接抛到了触碰不到的天空。

“哗啦——”雨毫无征兆的向下落,冲掉了天使身上肮脏的东西。

【你又要我清场子吗。】一位穿着黑色斗篷带着像是扫帚的东西的家伙在上空出现了。

【你的职责不就是这个吗?】

【不是,我可是死神,在人们死亡时出现带领他们通向冥界的引导。】自称死神的家伙甩着‘扫帚’一脸气鼓鼓的吼着。

【嗯,那你清理吧。】完全没有在意死神说的话。

死神没有再较真了,用扫帚轻轻拂过尸体,那些尸体瞬间化为光点向天空飞去。接着,死神又拂过天使的翅膀,整个翅膀再次发出光辉。

【既然你每次都要我来清扫你的翅膀,为什么还要用雨来清理啊。】

【因为清洗一遍才会更干净。】一脸正经地说。

【太爱干净很不好。】死神收好了扫帚,望着再过一分钟就会变回石头的雨,不忍嘀咕。

【并不是太爱干净,如果收回翅膀是直接收回体内,恶心的东西就会一直留在体内。就你想想,如果体内有很多恶心的东西会很不舒服。】说完,维里德捡起了手机。拨通了灵响陶也的手机。【已经在花店啦,那就麻烦你买一包种子。】说完,就直接挂掉。这时,他已经收回了翅膀,隐形了光环。【还要在一分钟内回去。】维里德不知为何一脸忧伤。

【你不是有翅膀吗,可以直接飞回去。】

【这不是用来飞的,我也不打算用翅膀。】语罢,维里德直接捡起纸袋向家里走去。

【......算了,还是不要和他扯上太多关系。】说着死神消失在小巷。

 

一分钟过去,在屋檐下的维里德捡起已经变回石头的‘雨’。回到家,直接倒在沙发上,玩着狗尾草。

“吱嘎——”随着开门声,灵响陶也回来了。

【回来了,等你好久了。】

【多久。】

【一分钟左右。种子买了吗?】

【买了。你的东西呢?】陶也小心的把纸袋放在茶几上。

【放着呢。小偷认为这些没用,就还给我了。】维里德指了指身后的纸袋。

如果真是这样就不用这么麻烦了。他这样想。

当然,他也没有多说。他不想多说。    

所以说我到底在写什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