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敏感

是个真真正正的坏孩子
反正每天我都很开心啦~( ̄▽ ̄~)~

哟嚯,你好啊( ^_^)/

大概是
焦虑

冷漠

偏执

缺爱

智障

渣渣

随便啦,很菜就对了(;一_一)

Ø(黎和剀)

天气真是不错呢!风和日丽,晴空万里,鸟语花香,空气清新,小雨淋漓……啊,不对,现在没有下雨,只是晨露太多了。
被晨露折射的阳光把周围染出来各种柔和的色彩,夹杂着青草的清香和花朵的幽香的泥土的香气把整个空间充满了,慵懒的风吹动着更加慵懒的云在蓝的可怕的天空上慵懒的移动着,不知哪里来的鸟儿悠闲地在脆鸣中寻找落在各处的食物……
——我是不是应该这样说。
嘛,虽然我说的也没错,的确是在描述我所在的地方,那个光景也却是是这样。只不过时间不一样,现在是那份光景存在的十分钟后。
现在,这个地方只不过是被黑色和红色染成的被撕扯得面目全非毫无生机的空间,除此之外就只剩下头顶没有被树叶遮挡住的几片天空和我自己的颜色——虽然我的颜色也差不多全被染成红黑色了。
那些我还蛮喜欢的草香花香泥土香被有些腻的血腥味替代了。当然,并不是说我不喜欢这种味道,只是相比之下更喜欢之前的那些味道而已。
之前那个发出清脆声音的小东西我倒是很中意,然而现在它却成了一团黏糊糊的猩红的东西。也不是什么讨厌,只是有些可惜。能让我高兴的东西已经挺重要的了,但是这样东西现在已经消失了。虽然对我影响也不太大,但是我真的有些不甘心。看来以后要以保护重要的东西优先,不要只想着自保……其实也不算是什么自保,哪怕我不管我自己,任凭别人打,也最多是重伤……
不管怎么说我的身体对我来讲也是挺重要的,像是难以愈合的伤之类的东西也不大可能出现。
——到是团东西以及旁边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都是可以让别人当食物吃。
这样想的话就没有太伤心了。啊,别人看到这个除了头顶的蓝色和他自己以外全是血和肉的地方会不会感到恶心、恐惧呢?那么是不是要……
算了不想了,不是重要的东西发生了什么和我没有任何关系……那么换个说法,如果有对我重要的东西……
呜啊!好麻烦,想累了。
嗯?为什么我不会感觉恶心、恐惧?还很开心的样子?
哈哈,怎么可能。自己喜欢的空间没了怎么会开心呢?我站在这里这么久了,不管怎么说都会有些习惯了吧。而且把这个原本挺不错的地方变得面目全非的罪魁祸首就是我。
啊,也不全是我。
但是我只是躺在这里休息。一只毛球一样的东西向我扑过来,我下意识的拿起了手边的刀直接砍下去,本以为这样就完了的时候。我才发现那只毛球是什么狸,它在死的时候把信息素附在了我的身上。这个信息素把周围所有的可以移动的东西召集到了我的身边,然后全向我这里扑过来,打算把我当食物处理,我只好把它们斩杀。
逃跑?不行的,不行的。这个信息素二十分钟后才消散。而且这个东西差不多是跑到哪里吸引到哪里。本身我就很怕累,但是又不想离开这个悠闲的地方。打了十分钟。感觉很累了,身边也全是砍看成几段的东西,太伤兴致了。我就直接展开脖子上被称为‘白痕’的东西。扔了几个魔法,结果魔法扔错了,所有的尸体全都炸了。血肉溅的到处都是,好的是信息素被突如其来的血腥味冲散了。
——所以,变成了这样的样子。
“唉。”我叹了口气,这也没办法,现在身上全是血,湿答答的,在这个有点闷热的天气感觉很不舒服。而且过久了会有种难闻的味道,这种味道哪怕是我也不会喜欢,而且这种味道好像会引来很难缠的东西。我也不想用什么魔法,我只是被称为什么魔士的普通人而已,在河里清洗一下就可以了,顺便还可以在那里休息……
“在那里休息?”被这个想法驱使着,我扔下已经有些开裂的刀子,拖着有些疲倦的身体,在略有些嘈杂的声音里分辨出河流的声音,缓步向声音的源头走去。
一路上还真有被这味道吸引过来的东西,我已经把用不上的刀子扔了出去,现在只有用肉搏和几个简单的魔法。要说为什么不用白痕……实际上我不太喜欢用那东西,每次用就感觉很累,身体被这样的感情催化着,就让我很想毁掉一些东西,身体就会直接动起来执行命令。
总而言之,我要控制住自己的想法,这可比斩杀还累。和别的白痕比起来是要麻烦一些,但也没办法,我和那些白痕不太一样。比如感情控制,不展开白痕也不会死,不会被其它白痕杀死……
要说为什么——我说这么多干嘛。
走了一长段路,可谓是精疲力竭的我总算到了河边——真是一条脏水沟。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看见在这条水沟里不应该自然存在的东西——一个顶着一头又脏又乱还参差不齐的头发,身体处处有伤口,那些伤口还在流出暗红色的液体。最眨眼的还是已经和后背的皮肤粘在一起的衣物……

初三写在三张便签上的,以前打了两张的字了。
当时刻意写环描(我当时怎么写到这种程度的,现在有写不出来了)
后续……至少让我写到十三章再说(毕竟剧透好多)
说起来王冠是为了黎写的世界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