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敏感

是个真真正正的坏孩子
反正每天我都很开心啦~( ̄▽ ̄~)~

哟嚯,你好啊( ^_^)/

大概是
焦虑

冷漠

偏执

缺爱

智障

渣渣

随便啦,很菜就对了(;一_一)

——by自私自利的「我」

搞些有的没的的东西时突然看到某些东西,然后就开始思考某些东西
首先:为什么大家会互相讨厌。
爱德华·巴赫的理论来讲是人们并没有奉出一定量的爱以及对于整体性的脱离。也就是说人的自私。
人的罪主要就是由自私。所以真实的自我(灵魂)和人格就会有冲突产生疾病。
那么……人的罪就是因为自己的自私导致的。
(以下是我自己的理论)那么人们为什么自私——他们想要得到爱,他们也知道正确的爱是再美好不过东西。但是他们并不想付出。
他们认为付出了爱自己很难得到同等量的爱。所以他们只是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的爱。别人就会认为你根本无法付出爱,就会远离你。
以此类推。
然后如果自己的最惨的孩子乞求我对他好点……
我会告诉他不行。
我爱着所有的孩子。我从来没有这样爱过他们。
实际上我是尽量完成每个孩子的愿望。除了部分实在不行的以外都是按照他们的意愿给予了他们想要的结局。
我想把自己所有能给予他的东西给他。我伤害他也有一部分出于私欲(用过分的痛苦让自己勉强感受到已经被自己遗忘的爱)
由于主世界观的牵制。我给了他两个选择。他却一直选择了我认为是最差的。所以我用另一个不会冲突的世界让他能像普通人一样幸福地生活着。
他那个回到过去的愿望永远无法实现,不然别的孩子会受伤。别的世界会崩毁。我只能用别的办法补救。
我老是在期待一些我也不知道在期待的东西(实际上我是知道的,害怕承认)
但是没有任何期待的资本。只是一味地憧憬和期待。没有实现的资本。所以就只能产生无限的绝望。
由于我的自私让我渴望着爱 所以不会极端。
我自己害怕很多事。
小时候会爬树爬到树的最顶端。现在看到最顶端就怕得不行,还没爬上去就在想掉下来会很痛(我可是很怕痛的啊)然后跑个步就在想会不会摔倒,这样做会不会被嘲笑,这样做会不会被排挤。
我想得太多了。想得太远了。一味地讨好,一味地恐惧,一味地逃避。
我的罪就是「虚荣」和「私欲」。我没有办法克服,我只能被「我」支配,被「我」的恐惧支配。
最近也真是暴躁到不行。只能看理论和学术类的东西。稍微长一点的,不是一看就特别有趣的小说和散文看第一段都不行了。只能看好几遍,把每遍得来的信息综合在一起。(虽然初二开始就是这样)
只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静得下来。自己也很容易喜新厌旧(初一是心理学,初二是量子力学,现在是宗教和医学(心理学包括在内,只是想搞点实际的))
老是害怕被讨厌。人际小心翼翼,往往会起反作用。然后忘记「我」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H2O  and  sad实际上是我从初一就开始整的。初二刚开始中二病时完善主世界观完善的(我是橙子或晨星……来着的(好多关于主世界观的都忘了))

评论(3)

热度(1)